火祭。淨化

原來要寫的是一篇介紹火祭的文章,掙扎了一會兒,發現我無法用知識、文字來描述火祭的經驗,只能說每一次的火祭像是一次迷你覺悟,親身體驗到超然意識狀態與日常意識狀態並無分別,然後又溫柔的落下,在這落下的過程不自覺地得到滋養。

可能我們描述火祭是一個淨化的儀式,但大多數的時候最需要淨化的是我們參與火祭的意圖與期待。


是要來祭什麼嗎? 這些念頭才需要淨化,拿掉它

轉化? 拿掉它

宗教嗎? 拿掉它

療癒?學習? 拿掉它

應該要覺得很神聖?拿掉它

餵養自我感覺良好的自我?拿掉它

 

帶著各種期待的濾鏡或是飄移的意圖,困難和阻礙由此而生,路很難走。

困難和阻礙常是成長的養分,暫且帶著打破它的意圖來參加火祭好了。